十大赌博信誉平台

新闻网

我与图书馆


发布时间:2019-09-23 点击:718

我记得那一天很冷,风裹挟着雪花,失约的人姗姗来迟。通红的双手仓促地塞进呼出的白气中,暖暖的,湿湿的,来获取短暂的温暖。市立图书馆新馆刚刚建成,这是我第一次到它门前,也是第一次到图书馆门前。
  或许是刚刚建成,阅览室大半都空着。七弯八拐,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,楼梯下面一张小圆桌,两把椅子,可能是偌大的图书馆里最小的地方了吧。煦暖的冬阳被窗前的网格揉作碎片撒了满地,三楼的高度可以清晰地看见楼下的一景一物。我打量着不远处的几个人,最近的一个似乎是大学生,手指哒哒地敲击键盘,像是可以听到一样。再后面的女生靠在男生的肩膀,显然是将这份安静当成了约会的享受,大大的耳机遮住了半个小巧的脑袋,铅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,把音乐融进了安静的氛围。这便是我与这个地方的第一次邂逅,也是我脑海里无数回忆碎片的开始,所以记得格外清楚吧。
  时间慢慢流逝,读书、学习、工作的人一天天把图书馆装得满满当当。开馆前的门口总是排着长长的队,保安大叔温柔地维持秩序,阅览室的位置,或有人,或有书本。背着包,七弯八拐,寻一个被遗忘的座位,将耳机塞进耳孔,试图用音乐躲避周遭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  高中就在图书馆隔壁,所以那里理所应当地成了我自习的地方。家距离学校有很远,周末懒得回家,便在这里泡上一整天。书架上翻翻找找,觅得一本自己喜欢的书,在最隐蔽的角落里席地而坐。不愿特意去看一些名著,大家都说精彩,因为本就精彩所以不缺我一个人喝彩。高中三年,图书馆的书没有认真读过几本,倒是寻遍了它的每一个角落。
  一楼的电梯口总是有人在等待,也不过四层高的建筑,爬爬楼梯也不会很累,竟连边上的残疾人专用电梯也满是人进进出出,这使我着实有些想不通:图书馆一个读书、学习的地方,却因为WiFi的覆盖,成了躲避师长管教专门打游戏的地方,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也是来自他们。有一段时间我似乎在欺骗着自己,与图书馆度过一个上午或是下午便认为自己勤勤恳恳,未曾打开的中性笔也不会知道我究竟在做什么。
  那天我回学校取我的录取通知书,特意去和它道了别。闲暇时无处可去,图书馆便是最终的选择,朋友聚会,图书馆总是最好的碰头地点,每次路过不自觉地想进去看看,里面总能遇到许久未见的朋友,这个地方留下了我太多的回忆。作者:张昆

  分享:

相关新闻
 
网络新闻投稿邮箱: netnews@sdust.edu.cn
十大赌博信誉平台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